内蒙古平庄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当前位置: 首页>随笔

又闻鸡鸣——赵文凯

责任编辑:姜鹏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-05-16

这个时节,海南白沙的天气非常舒适。

经过一天的旅程,还是有些疲惫,简单收拾一下床铺,就睡下了。这座名曰山水林泉的公寓十分安静,大部分在职的业主,过完春节大都陆续返回了原籍,只有极少的退休人员,或者业主家里的老人留在这里。晚上除了路灯,几栋楼都鲜有亮灯的窗子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睡梦中就被周围时隐时现的鸡鸣唤醒了。这久违的鸡叫,竟然让我在半睡半醒中,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。

鸡鸣也许是最动人的烟火气吧。汪曾祺说,四方食事,不过一碗人间烟火。也有人说,烟火气是楼下店铺的豆浆油条,是平凡生活的柴米油盐,是红泥火炉的把酒言欢,是街巷市井的嘈杂喧闹……而我觉得,人间烟火气,鸡鸣摄人心。这可能与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,我童年的记忆和少年时光,满满的都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末的生活印记,以至于半个世纪以来的无数个“异乡梦”,大都这样的场景:寒冷的早晨,听到“鸡叫三遍”了,母亲便生火做饭,有时候,家里有“大事”需要起早赶集上店,鸡叫动身是经常的事情。那个年代里,鸡鸣成了山村里的“闹钟”,闻鸡起舞的故事是恢复高考后,所有励志少年的标准模板,我也概莫能外,有几次晚上熬夜,睡得迟,屋里屋外一攉腾,家里当年养的小公鸡“经验不足”,误以为已经天明,稚嫩的嗓音打破了小村的寂静,引得全村鸡鸣不已,闹了一场“半夜鸡叫”的乌龙。

那时候高玉宝的《半夜鸡叫》是一篇小学课文,我在上小学之前,就从姐姐的课本上见过。那时还不认识字,把插图看得很细。后来课本糊了墙,便时常趴在土炕上去看。与《半夜鸡叫》一起糊墙的还有一篇《泥塑收租院》,记得插图中地主周扒皮,脑袋钻进鸡窝,肥硕的屁股露在外面,被识破“玄机”的长工们,故意当做“偷鸡贼”一阵暴打。自此,我听见鸡鸣的心情,变得复杂了许多。很多年里,听见鸡鸣,我的眼前总是浮出这组画面,有时还会把自己带入其中,想象着自己要如何如何。一个最寻常不过的乡村生活场景,却注入了不寻常的概念,进入童年的脑海,浸洇成为一种意识,也许这就是教育的力量吧。

我觉得“鸡鸣”属于中国。这么武断的说法,不是说只有中国的公鸡才会“打鸣”,而是说“鸡鸣”所具有的文化内涵是中国独有的,换言之,鸡鸣已经成为重要的是中国文化元素,文化符号了,特别是中国古典诗词歌赋中,鸡鸣成为与民生不可分割的意象,这也体现了农耕社会的特点。

在我有限的古诗词阅读里,关于“鸡鸣”俯拾即是。《诗经.风雨》就有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”的诗句。全诗三章相叠,按照鸡鸣三声天下白的规律,诗中怀人女子“既见君子”时的心态也渐次有进。天气由夜晦而至晨晦,鸡鸣由声微而至声高,情感的变化则由乍见惊疑而至确信高呼。方玉润说:“此诗人善于言情,又善于即景以抒怀,故为千秋绝调。”(《诗经原始》)实当此之谓。曹操《蒿里行》“白骨露於野,千里无鸡鸣。生民百遗一,念之断人肠。”用千里无鸡鸣描写战乱造成的生灵涂炭,形象生动。成为历史教科书叙述东汉末年军阀割据民生凋敝状况必引之句,我翻过很多版本的历史书,这句诗必不可少。

唐朝是中国诗歌的全盛时代。除了诗仙、诗圣,还有诗鬼李贺,因为他常有“惊人之语”,落笔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他的《致酒行》中有一句诗为“雄鸡一声天下白”,论者称其境界博大,意境深远,造化之功,后世上千年无人能敌。1950年新中国第一个国庆日,毛泽东在《浣溪沙.和柳亚子先生》一词中,化用李贺“雄鸡一声天下白”为“一唱雄鸡天下白”,一语双关,寓意中国这只“雄鸡”已经迎来黎明的曙光,屹立于世界的东方。表达了人民领袖致力民族复兴的信念:“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,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,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。”今天读来,仍感热血奔涌。(赵文凯)

内蒙古平庄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常用链接:

建议使用Firefox、Chrome、IE(IE9以上版本)浏览器,1280*768分辨率

版权所有:内蒙古平庄煤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

备案号:蒙ICP备 14003401号-1